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产品中心

习水县鰼国文化生态旅游创新区:在山间打通一条“清凉线”","type":"0","vid":"k3343e2bxy0

发布日期:2022-06-18 21:07    点击次数:93

进入鰼国文化生态旅游创新区的范围后,道路两旁见不到一栋老旧的农村房屋,反倒挂起不少楼盘广告,广告词和楼盘名字都与城市里的高级住宅并无不同。再往核心区驶去,弯弯绕绕的山路也越发开阔,柏油路面向远处延伸,串联起一座又一座山,山上布满了设计现代、配套齐全的楼盘。这景象难免让人好奇,似乎这山林之间的村庄已不再是我传统认知里的农村了。

到了位于园区内的寨坝镇友谊村,在同伴指引下,我们从党员活动中心斜对面的一处斜坡往下走去,来到了毓秀山庄。山庄里,一位身材瘦小的老人正拿着大扫帚扫去院子里的积水。见有人到来,他热情地扯着嗓门招呼着:“你们坐会儿,他马上过来。”

老人口中的“他”是儿子封明续,友谊村村党支部副书记,同时也是这山庄的主人。封明续出现的时候红光满面,他高兴的原因并非有人来听他讲故事,而是再过不久,他就能见到那群来自重庆的老朋友了。他的这些老朋友像一群候鸟,每年6月底到9月总会准时出现,这座山庄二楼的几个房间就是他们的“鸟巢”。

“他们连自己的日用品都不带走,反正第二年还会来。”提起这群即将到来的老朋友,封明续眼角和嘴角的细纹都挤在了一块儿。认识近5年,封明续已经对这群老朋友的生活规律了如指掌,早上太阳刚刚升起,他们便准时起床,沿着村里的步道散一会儿步,回来在凉亭里享用完早餐,又出门四处转转,午饭过后集体回房午睡,2点半准时起床,聚在阴凉的亭子里打牌娱乐,玩到下午6点,在封明续的招呼下开始享用晚餐,晚饭后洗了澡,大家坐在一起天南地北地神侃,欢声笑语一直持续10点,便又各自回房休息。这样的生活循环往复一直持续到9月,他们并不觉枯燥,反而乐在其中,封明续也同样乐在其中。

夏天的友谊村可不止这群重庆来客,每到热气开始蒸腾又被山林间的清风吹散时,友谊村以及寨坝镇的其他村寨,还有与寨坝镇相连的泥坝、大坡、三岔河、仙源、双龙等乡镇,便都此起彼伏地闹热起来。那些客栈、农庄,还有遍布山间的楼盘便有一群又一群从重庆来的人鱼贯而入,公路上穿行的车辆几乎都挂着重庆的牌照,甚至各个镇上的家装公司、家具商场也都跟着人声鼎沸。这是过去近10年里一年胜过一年的繁华景象,让封明续不得不为时代的转变感慨万千。

过去的友谊村在封明续的印象中似乎有些模糊了,他抬手指了指农庄外的那条路,告诉我:“以前没有这些路的时候,那日子简直难过。”大约20多年前,他就是顺着村里那条破烂的泥巴路走出村去到外地打工的。

大约在2009年,陆续有从重庆来的客人敲响友谊村村民家的大门,提出租房子短暂居住的想法。这让村民们感到不可思议,他们怎么也想不通,为什么这些城里人愿意跋山涉水来到贫穷的山村租房子。后来,人们才知道,这群游客当中有不少是曾经在这里插队的知青,如今退休后时间充裕,想回到山村寻找年轻的回忆,同时也享受一下重庆夏天没有的凉爽。变化就是从那时开始的,尽管路途崎岖,来到村里的人还是越来越多,人流的涌入也引来了嗅觉灵敏的重庆客商,当地的农副产品逐渐打开了销路。

封明续就是在此时回到家乡的。在外小有所成的他惦念家乡,通过竞选当上了村委会主任。上任后的封明续,虽然也看到了潜藏的商机,但在他看来,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。

泥泞的道路仍旧限制发展。走在村里深深浅浅的泥巴路上,连封明续自己都不相信除了情怀使然,还有别的理由能吸引人们到这里居住。村里决定先解决这块“硬骨头”,封明续和村干部们争取到“一事一议”项目支持,号召村民筹集资金、投工投劳,把路铺向每家每户的家门口。不过,这被封明续称为“小康路”的项目遇到了很大阻碍,占据优越地势的村民不愿意投入更多精力和钱财,而居住在偏远地区的村民又势单力薄,无法独自完成家门口的那条通道。村民们各执一词,最终,封明续找来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出马,各自去做自己家里的工作,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就在友谊村热火朝天修建“小康路”的同时,习水县也早已察觉到与重庆交界的北部地区发生的这一细微变化。2012年,国发〔2012〕2号文件出台,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,贵州与重庆签订《全面战略合作协议》,习水县顺势而为,成立了融入重庆一体化发展改革试验区,开始孕育后来的鰼国文化生态旅游创新区。

接二连三的建设项目开始涌入寨坝、泥坝、大坡、三岔河、仙源、双龙等乡镇,处于优势位置的友谊村也没有被落下。到了2014年,连接重庆江津、贵州习水和四川古蔺的江习古高速公路开始修建,从重庆江津区到园区范围内的车程缩短到1个多小时,而园区内也开始大刀阔斧地开始动工。在此后的几年里,旅游公路陆续建成,县道改线公路、寨坝集镇东西环线公路相继完工,还有几个乡镇之间的公路得以升级改造……

走在村里宽敞的公路上,封明续心里欢喜得不行。这双向车道的公路在友谊村形成一道环线,每个村民组的居民一出门就能坐上公交车,比当年自发投工投劳修建的泥石路便捷多了。更让他欢喜的是,友谊村经过这么一番改造,加上那些往来游客的相互推荐,名声竟慢慢传到了重庆,夏天变得越发热闹起来。“是时候了。”封明续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。2016年,村委换届,封明续便不再担任村里的职务,一门心思扑在改造房屋、开办民宿的事情上。毓秀山庄很快建成,宽敞的院子旁围了一圈凉亭长廊,凉亭背后是茂密的树林,清风徐徐吹过,让人忍不住想多在这里停留一会儿。这样的环境吸引了不少有养生需求的客人,封明续也正是在此时与那群重庆来客成为挚友的。

在农家乐、民宿做得热火朝天的同时,园区也经历了好几次转型。据园区管委会副主任余熠回忆,2013年鰼部生态文化旅游园区管委会成立后,通过招商引资吸引了不少重庆客商在当地投资房地产,同时也建设了不少酒店、景区等基础设施;2018年全面转型,园区更名为鰼国文化生态旅游创新区管委会,除了园区规划、开发、基础设施建设管理等各方面的工作之外,也更加凸显生态保护和配套服务。如今,随着在此地避暑甚至定居的重庆客人越来越多,园区也开始探索更多元化的配套项目,在运动康养、休闲康养、医疗康养等方面下起了功夫。

余熠回忆起园区发展起来的这几年,感慨万千。他提到一个细节,某年夏天,他在景区栈道上察看游客情况时,路遇一位村民蹲在路边卖玉米,他随口问了问对方一天能挣多少,得到的答案是“两三百怎么都能挣到”。攀谈中,他得知这位村民原本在外打工,听说老家开发旅游便决定回乡,理由十分朴素:“就算在街边卖点瓜豆玉米,一个月挣的钱也和在外打工差不多了。”

而现在,在封明续的记忆中,自从高速公路建成、山间公路拓宽、乡村公路环绕每家每户之后,园区犹如打造出一条条贯通山林的“清凉线”,友谊村的热闹也逐渐从夏天蔓延至冬天。几乎每个周末,镇上的集市总是人潮涌动,来自重庆的车辆停靠在路边,后备厢张着大嘴,等待被当地的土特产填满。到了冬季,蔬菜上市,村民们也亮出各家熏制腊肉香肠的绝活儿,重庆的老朋友们仿佛就闻到了香味,纷纷打来电话订购食材。每到此时,封明续总会和其他村民一样,在自己的汽车后备厢里塞满腊味和新鲜蔬菜,像一个快递员一样沿着宽敞的公路向重庆驶去。

栏目策划/李缨

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彭芳蓉

编辑/向秋樾 胡岚

二审/赵相康 施昱凌

三审/李缨 王璐瑶



上一篇:超市里这3样“尴尬”好物,明明好用又便宜,却总被人“忽略”
下一篇:一道题有十几种答案高考分数是怎么打出来的?